欲灵天下 - 64 你先担心自己吧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慕容公子当然没有叫。
    他也不是真蠢,很快就反应过来。
    他威胁辰辉也是想溜走,又不是真想把所有人都叫来看热闹。
    慕容公子扁扁嘴,“那小爷的替身没了,你们说怎么办吧?那可是连化神也能糊弄过去的高阶法宝。”
    反正就是赖上了。
    程如风也一摊手,“慕容公子的替身坏了,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?又不是我师兄弄坏的。”
    谁还不会耍赖吗?
    辰辉跟着点头,他离得远着呢。
    “你!”慕容公子气得发抖,但指着程如风半晌,也没做什么,倒是自己红了眼圈。
    他一顿足背过身去,胡乱挥了挥手,道:“滚滚滚,给小爷滚远点。”
    声音带上了鼻音,嗡声嗡气。
    程如风觉得他可能要哭,或者已经哭了,不由愣了一下,转头看向辰辉。
    辰辉也莫名其妙,他们也没做什么吧?倒好像他们在欺负人一样。
    程如风也有点过意不去,但这位美人儿显然麻烦得很,能抽身就赶紧走吧。
    她拉拉辰辉,转身就往回走。
    结果没走几步,后面一个雪球砸过来。
    程如风和辰辉好歹也是金丹修士了,当然不可能被这么个普通雪球砸中,两人都闪开了,转头一看,果然又是那慕容公子,手里还抓着一把雪,瞪着他们。“叫你们滚还真滚了,那叫你们带小爷下山怎么没这么听话?”
    他气呼呼的样子,但眼睛还是红的,看来哭也是的确哭了。
    又哭又气。
    程如风无奈地叹了口气,“那不然怎么样?你是小孩吗?还要我们哄你吗?”
    她要哄家里那群男人就已经够累了好吗?
    谁还会想理会一个闹脾气的陌生人?
    慕容公子又愣了一下,没再说什么,扔下手里的雪,自己先跑了。
    程如风又叹一口气,“这都什么事啊。”
    辰辉搔搔头,“抱歉,都是我的错。”
    他老老实实不要乱走就不会生出这种乱子了。
    “师兄不必自责。意外嘛,谁知道会碰上什么?”程如风微微眯了一下眼,“如果没碰上慕容公子,我们也不知道原来这是场相亲。那冷六还邀请白公子,到底是怎么想的?”
    辰辉咧了咧嘴,“有多少女修想做白公子的道侣,你难道不知道?”
    “但今天准备相亲的女修可不止冷六一个人。她如果真是看上白公子,不是在给自己竖敌吗?”
    “你先担心自己吧。”辰辉也叹了口气,“不管谁看上白寄岚,首先要除掉的就是你。”
    说得没错。
    程如风沉默下来。
    这可真是无妄之灾。
    程如风和辰辉回去的时候,擂台上已经换了两名金丹在切磋。
    程如风把事情悄悄一说,大家也觉得这相亲的事不能掺合,就直接告辞下山。
    冷六小姐倒也没有强留,甚至还跟他们道了个歉,说绝对没有恶意,只是正好碰上他们想上山,才顺口邀请的,如果有招待不周,还请见谅云云。
    如此自然也不好说她故意隐瞒,甚至只能领她这个情,毕竟他们这种散修,能参与论道切磋,已经是求之不得的机会了。
    程如风只觉得憋闷,却又无可奈何。
    在回去的马车上,她就抓着白寄岚的手,切切道:“加油,早日化神。”
    她当然更想自己能强大起来,但无论是修行还是炼丹,都不是一蹴而就的。
    她如今的速度其实已经算很快了,还想再快也不现实。
    短时间内,还是指望白寄岚吧。
    白寄岚轻应了一声。
    其实不必程如风说,他见识过天剑宗修士那凌空一剑,今天又与高阶修士切磋,自身本来也正心绪激荡斗志昂扬。在自己的剑意上也有一点新的领悟,自认闭关几天,必然可以有所突破的。
    但在那之前,他得先把之前程如风买他的输的账讨回来。
    程如风却按住了他的手,亲亲他,道:“晚一点,我这还有点正事要商量。”
    她说得是冰魄狼那个契印的事。
    回到家里,程如风把冰魄狼放出来,几名欲灵宗弟子都看过了,确认无误,的确就是跟他们所学一模一样。
    有天剑宗和鹰扬府的前例,他们不得不怀疑,欲灵宗和这边的御灵宗几千年前可能也是一家。
    “我看范真君也是正经御兽的路子,怎么到了那边,就变成了双修门派了?”程如风觉得这个发展线也实在太诡异了一点。
    欲灵宗的先祖,到底经历了什么?
    失忆的苍梧不提,辰辉和方流云对此也毫无头绪。
    方流云表示并没有在门派典籍中看到过相关的记载。
    眼下离得太远,也没办法联系顾言。上次听说鹰扬府在尝试修复传送门,只好到时看看情况再说。
    不过,看今天范真君做生意那个熟练,又说这冰魄狼是御灵宗特别培养驯化的,可能卖出去的也不止一两只了,可能御灵宗就把这个当成了一门来钱路子。
    当初死在那山腹祭坛中的冰魄狼到底怎么回事也实在不好说。
    可能是御灵宗门人带去的,也可能是有人刚好买了御灵宗卖出的灵宠。
    “有机会的话,可以试探一下。不过现在还不清楚两边的关系,最好还是小心一点好。”辰辉说。
    他其实有点看不惯范真君把灵宠随意买卖。毕竟对欲灵宗弟子来说,从秘境里契约了灵宠,那就是一辈子。甚至像师父那样把灵宠当道侣,他这样灵宠死了就不会再养的人也挺多的。
    不过人家说不定也看不惯他们搞双修采补还让灵宠掺一脚。
    所以,在搞清楚两宗渊源之前,还是先保持距离观望吧。
    程如风也同意,又问:“那这只冰魄狼呢?”
    冰魄狼乖乖趴在程如风脚边,她摸摸它的大脑袋,有点舍不得。
    不要说这大狼这么亲近她,好歹还花了白映山那么多钱呢。
    辰辉道:“灵宠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,你就养着吧。”
    天香藤也探了棵小芽出来,表示有它在没问题。“敢不乖,我抽它!”
    自从绑了那山猫回来,它倒是没那么别扭了。
    主要是山猫养在外面,冰魄狼在御兽环,只有它一直在程如风体内,印证了主人还是最爱它哒。
    又没谁来抢它的“粮食”,它自然就乐得表现大方一点。
    程如风还是多加了一份小心,没用范真君给的契印,用欲灵宗的御兽之法契约了冰魄狼,把它收到了御兽环里温养。
    --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        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@gmail.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