欲灵天下 - 过年1在马车上要你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“小孩小孩你别馋,过了腊八就是年。
    腊八粥喝几天,哩哩啦啦二十三。
    二十三糖瓜粘,二十四扫房子,
    二十五做豆腐,二十六炖猪肉,
    二十七杀年鸡,二十八把面发,
    二十九蒸馒头,三十晚上玩一宿,
    大年初一扭一扭……”
    程如风心情很好,一面荒腔走板地唱着儿歌,一面撩开车窗的帘子往外看。
    已经快到靖州府城了,官道上人来人往,热闹得很。
    快过年了,人们虽然行色匆匆,但大多还是喜气洋洋,充满了归家的期盼与幸福。
    修士们是不过年的。
    过年是什么?
    传说中是为了吓走叫“年”的怪兽。
    修士们会怕怪兽吗?
    另外什么辞旧迎新合家团圆祭祖祈福……对以长生飞升为目标的修士们来说,随着修为增长,寿命越来越长,亲缘却越来越浅,而且随便闭个关就几个月几年几十年,这种节日真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。
    所以程如风穿越过来十几年,过年也不过就是日历上数过的日子而已。
    好不容易等她结了丹,勉强算是自己能做主了,从一进腊月,就琢磨着想正经在古代过个年。
    但……翠华峰人真是太少了。
    过年么,人少就不热闹,就没那个气氛。
    如果加上外山的凡奴村落,人倒是够多了,但他们一直在欲灵宗生活,也是没有过年的风俗,临时来教……又太过刻意了。
    总归是少几分意思。
    不过,即便是在这个世界,有灵根能修行的人也是少数,所以在修真门派和修真城市之外,还有大量的凡世国度。
    程如风问大家有没有想去的地方时,只有楚扬举了手。
    对元婴和金丹来说,或是御剑或是飞行法宝,去哪里都容易,所以并没有什么执念。方流云倒是心心念念想出去,但他只要能离开欲灵宗的环境就很开心了。李家兄弟凡世的亲人都死绝了,并无牵挂。
    楚扬今年骨龄才二十二,父母俱在。
    他幼时离家,一走十几年,虽然也有书信来往,但又怎么可能不想回去?
    所以,一行人就收敛了灵气,假装凡人,悄悄地来了靖州。
    “唱什么呢?”
    清冷的声音在程如风背后问,一条修长有力的手臂随即搂上了她的腰。
    程如风扭过头,就看到白寄岚的俊颜。
    “我家乡那边的童谣啊,唱的就是过年的习俗。我们今天进了城,正好可以赶上煮腊八粥呢。”她欢快地说。
    白寄岚皱了一下眉,“后半倒是清楚明白,但从腊八到二十三,半个月呢,怎么哩哩啦啦就混过去了?”
    程如风笑起来,凑上去亲了他一口,“哎呀,在这种地方较真的傲月公子真是太可爱了。”
    白寄岚就将她搂得更紧了一点,按住她的后脑,加深了这个吻。
    程如风软软偎在他身上,香软的舌尖被他叼着,只能嗯嗯地哼了声,听不出是情愿还是不满,但那声音软绵绵甜腻腻,倒越发地撩人。
    白寄岚只觉得身体就好像要着了火,欲望瞬间就抬了头,只恨不得立时就将她拆吃入腹。
    “咳。”
    白映山重重咳嗽了一声。
    白寄岚扫了大哥一眼,却并没有放手,只附在程如风耳边轻轻道:“我突然想起上一回我们一起坐马车的事……”
    上一回,是他病着不能动,程如风陪着他从万宁城回天剑宗。
    的确也是他、白映山和程如风一起共乘一车。
    但……他都不能动,能记得的事……无非就是……程如风在他身上各种自力更生的做做做。
    程如风自己也想了想,只觉得好笑,“诶,那时的白公子……也很可爱呀。”
    “那……要再来一次么?”白寄岚吻着她的脖子,低低诱哄。
    “诶?”程如风怔怔地眨了眨眼,白寄岚会自己主动提这种要求,真是出乎她的意料,“你要给自己下定身咒么?”
    “不要。”白寄岚想都没想就否定了。都已经尽情地尝过了她的滋味,怎么还能忍受一动不动地承受那甜美的折磨?
    程如风咂了咂嘴,白寄岚的手已经伸进了她的衣服。
    “我只是想在马车上要你。”
    “别闹。”程如风按住他的手,“马上就要进城了。”
    白寄岚倒是没再动,但却并没有把手抽出来,温热的掌心紧贴着她小腹光滑柔嫩的肌肤,他手上有长年握剑磨出的茧,略显粗砺的触感却又让程如风有种异样的酥麻。
    她忍不住低吟了一声。
    白寄岚低头亲她,“进城又怎样?你那方师兄在外头,如果还能让人进来看到,那要他还有什么用?”
    方流云在外面驾车。
    他虽然只是筑基修为,但应付这些凡人,自然绰绰有余。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    外面就是人来人往的官道,这辆马车虽然足够宽大隐蔽,但在官道上车震这种事……
    真是想一想都觉得羞耻。
    但是心底却又隐隐有几分兴奋。
    尤其是提出来的那个人,是白寄岚。
    在人前清冷高傲,清逸出尘的傲月公子。
    现在就在这种时候,这种地方,隔着薄薄一层车壁,听着外面人言马嘶,抱着她求欢。
    程如风只觉得心尖儿都有点发痒,按着他的手就跟着软了几分。
    白寄岚顺势就往下,摸上她的阴户。
    “湿了呢,其实你也想要的吧?”他低低的说,一面抱着她调整了一下坐姿,让她张开双腿坐在自己腿上。宽大的裙摆放下来,将两人的下半身遮得严严实实,完全看不出两人的私密部位已经紧贴在了一起。
    “放心,只要你忍着别叫出声,就不会被发现的。”
    程如风没好气地嗔了他一眼,“白真君这算是掩耳盗铃么?”
    一男一女这样坐在一起,就算有裙子遮着,别人就不知道是在做什么了吗?
    只能哄哄那些连猪走都没见过的白痴吧?
    何况就算凡人不会发现,但白映山就在旁边,方流云就在外面,辰辉和柳凤吟在另一辆车,就跟在他们后面,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?
    他们大概离着一里路远都能嗅到她情动时的香味。
    白寄岚才懒得管。
    他只是想要她。
    现在就要。
    他闭关那么久,一口气结了婴,简直身体里每个细胞都憋着对她的渴望。
    结果出来之后,却要跟这么多人分?
    那怎么够?
    他只恨不得每时每刻都能占有她。
    硬胀发烫的肉棒贴着她的腿心浅浅滑动,白寄岚搂着自己心爱的姑娘,轻轻一笑,“就算是吧,你难道不想要我?”
    傲月公子以前只醉心剑术,但并不傻。
    他很清楚自己笑容的魅力。
    程如风果然有一瞬间眼都直了,下面的花穴更是涌出一波春水来。
    白寄岚就顺着这股泛滥湿意的润滑,直接挺着粗长的肉棒,一插到底。
    --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        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@gmail.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