欲灵天下 - 过年2新的大门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骚痒的蜜穴一下子被填满了,那火热又充实的快感让程如风下意识就要叫出声来。
    但她才刚刚仰起头,唇就被人按住了。
    白映山凑了过来,伸手摩挲着她之前被白寄岚亲得艳红水润的樱唇,温柔的目光里,充满了再明显不过的情欲。
    “映山。”她张嘴唤他。
    白寄岚有点不满地掐着她的腰狠肏了一记,“叫他也没用,还指望着他能像之前一样救你出去吗?”
    程如风整个身体都被他顶得向上蹿了蹿,幸亏白映山抬手在她头顶挡了挡,才没撞上车顶。
    “你悠着点。”白映山不赞同地瞪了弟弟一眼,“凡世的车,空间有限。”
    “那大哥还挤在这里?”白寄岚瞪了回去。
    白映山没理他,低头亲上程如风的唇。
    他比白寄岚温柔得多,勾着程如风丁香般的娇舌缠绵不休。
    程如风忍不住抬手攀住了他的脖子,主动探向他的嘴里,唇舌间牵连出暧昧的银丝。
    白寄岚就更气了。
    明明他的肉棒正深深地埋在她的花穴里,他却有种她跟别人更亲密的感觉。
    他搂紧了程如风,提醒白映山,“大哥,非礼勿视。”
    明明以前都会主动避开的。
    白映山瞟了他一眼,“你都学会色诱了,还跟我说非礼?”
    白寄岚:……
    想想自己……好像……的确……有点……
    他的耳根就微微泛了红。
    程如风笑起来,舍了白映山,在他耳朵上亲了一口,低低道:“哎呀,果然做完了坏事再害羞的白公子最可爱了。”
    他的耳朵就红得更厉害了,却哼了一声,冷声问:“叫我什么?”
    叫他哥叫得那么亲密,到他就是白公子白真君,太厚此薄彼了。
    “寄岚。”程如风改口极快,贴着他的耳朵,有一声没一声地唤,“寄岚……小白……岚岚……”
    什么鬼乱七八糟的!
    白寄岚这么想着,下身的肉棒却忍不住又胀大了几分,不断顶弄着她那柔软的花心,只将她操得酥麻不堪,气息紊乱,再叫不出完整的字节来。
    程如风几乎要瘫软在白寄岚身上,旁边白映山却拉起她的手,放在自己胯下,那里,已经有一条昂首的怒龙。
    跟弟弟一样,早尝过她滋味的白映山早在听到她那含含糊糊的哼声时,就已经硬了。
    “如风。”他柔声唤她,“帮帮我。”
    程如风看了他一眼,身体的欲望已经被唤醒,她这时已经顾不上什么在不在车上会不会被看到,只近乎本能地追逐着更大的快感。
    兄弟丼她已经吃过了李家的双胞胎,但换成白家这对,感觉似乎又不一样。
    毕竟跟本来就是调教好献媚邀宠的双胞胎不一样,白家兄弟出身高门世家,平日里自有风骨气度,但这时……却都这样欲火焚身地缠着她索欢,白玉般的俊颜染上情欲的潮红,清冷或温润的声线透着渴望……实在太可口了。
    程如风很配合地握住了白映山的肉棒,上下滑动,一面轻轻问:“那时……在车上……你听着我们……是不是就想要这样?”
    “如风……”
    白映山还没说话,白寄岚先唤了一声,脸都红了。
    他能当着大哥跟程如风做,反正白映山看他们这样也不是第一次了,他们再淫乱的样子白映山也见过,还能挤兑他一下,但听着程如风问这种话,却还是觉得羞耻。
    白映山反而比他自然,在程如风手里舒服地喘息着,却道:“当时……虽然有受影响,但并没有想过,毕竟……那时对你也没有……这样的……”
    那个时候,程如风在他眼里,就是白寄岚的药。又怎么可能会想去插一脚。
    “那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想睡我的?”程如风这么问着,还坏心眼地重重捏了一下。
    白映山闷哼出声,眼神里却只有满满的宠溺,“不知道……说不清什么时候,就中了你的蛊。”
    “胡说,我从来都不玩蛊。”程如风笑着,奖励一般,低头含住了他的龟头。
    胀痛的欲根被那湿润的小口含进去,白映山只觉得一阵舒爽,但心头那燥人的欲火,却似乎燃得更旺了。
    他撩起了程如风的长发,手从她的领口伸了进去,握住一团酥软的绵乳,揉捏起来。
    程如风从鼻腔逸出呻吟,下身的花穴也跟着收缩起来,蠕动的内壁绞紧了白寄岚的肉棒,白寄岚被吸得尾椎发麻,差点就要直接射出来。
    他又嫉又恼,恨她只是含着大哥的阳具被摸了一下奶子就浪成这样,却又不舍得就这么丢开手,索性掐着她的腰,狠狠顶弄起来。粗长火热的肉棒一次次飞快地冲进那花穴之内,搅得那穴里淫水四溅。
    程如风半伏在白家兄弟身上,下面红艳的花穴里是弟弟的肉棒不停进进出出,那张樱桃小嘴却被哥哥的阳物撑到不可思议的程度,小小的车厢里弥漫着她动情时的幽香,既淫靡,又香艳。
    车只是凡世之物,自然不如法宝平稳,不时有些颠簸。
    那时白寄岚甚至毫不费劲就能撞进她子宫,插得她快感如潮,连脚趾都蜷了起来,但上面的小嘴就不那么舒服了。
    白映山的肉棒长而上翘,车厢狭小,她这样的姿势含得本来就有点勉强,白寄岚每次一记猛撞,都会让她的身体往前,直接把白映山的龟头卡到喉咙深处。
    白映山是很爽的,但程如风眼泪都快要噎出来了。
    这样几次,白映山自己就把肉棒抽了出来,低头去亲亲她,“我们换别的玩法……”
    “别的什么?”白寄岚嘴上问着,手里却抱紧了程如风不肯撒手,一副你怎么都别想抢人的样子。
    白映山推了他躺下,程如风趴在他身上。
    白寄岚有点不明所以,就见大哥把程如风的裙子掀起来,露出她白嫩挺翘的屁股。
    程如风略有点不安地扭了扭,“后面最近都没用过……你……慢点进啊……”
    后面是……
    白寄岚躺在那里,看不清大哥的动作,但很快就明白了。
    白映山应着声,用程如风自己流出来的淫水涂湿了她的小菊花,然后温柔而坚定地慢慢将肉棒插了进去。
    隔着薄薄一层肉壁,感受到同胞大哥的阳具的摩擦和挤压,白寄岚只觉得脑海中轰地闪过一道白光。
    ……就好像有什么新的大门被打开了!
    --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        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@gmail.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