欲灵天下 - ℗ō1㈧sм.Ⓒōℳ 过年 3 讨赏还是偷吃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秋千高高荡起来,程如风的披风和裙摆在半空里飘扬,有如翩翩飞舞的蝴蝶,衬着旁边的红梅,美不胜收。
    但那裙摆之下,李梦樵的肉棒早已深深插进了她的蜜穴里。
    她那每一声尖叫,除了荡秋千的刺激,更多反而是因为李梦樵那强而有力的操干。
    秋千上其实不太好用力,但是那摇摆的惯性又正好成为他的助力。
    每一次飞上顶端和落到最低时,他都故意用力撞上她的花心。
    秋千离心力带来的晕眩感和花穴深处那被撞得酥麻的快感,让程如风轻易就到达了高潮,抱紧李梦樵,颤抖着泄了身。
    李梦樵反而加快了速度。
    秋千飞荡的频率也因而更快了,程如风只觉得自己接连被抛向云端,根本落不到实处,只能死死抓住李梦樵。
    小穴里更是收缩得让李梦樵几乎动不了,他不由得抽了口气,“嘶,放松些,要被你夹断了……”
    程如风贴在他怀里,喘息着轻笑,“断了才好,叫你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……”pō1㈧ň.Cōⓜ(po18n.coⓜ)
    李梦樵低下头亲她,又空出一只手来,托住了她的屁股,好方便自己动作。
    但这样,他就只剩一只手抓着秋千绳了,随着秋千荡起来,两人都似乎向外滑了滑,程如风又惊得叫出来。
    李梦樵被夹得闷哼了一声,飞快地又抽插了数十下,就在秋千到达最高处时,抵在她花心上射了出来。
    程如风还在惊吓中紧张,又被他的精液一烫,瞬间便再次到达顶点,尖叫着,瘫软在他怀里。
    李梦樵也没再作怪,只搂着她,等着秋千和那高潮的余韵一起缓下来,才抱着她跳下去。到了旁边的亭子里,替她整理。
    毕竟他只是趁着其它人在抓阄先来偷个嘴,虽然其它人未必看不出来,但太明显了总是不太好。
    程如风懒懒地靠在他怀里由他侍候着,顺便还在他腰间捏了一把,“你可真是……”
    “是什么?是不是特别好?”李梦樵轻笑着,又凑过去亲她。
    程如风推开他:“臭不要脸。”
    “哦,那被臭不要脸操得抱紧臭不要脸不肯松手的人算什么?”
    “我那是怕摔出去!”程如风争辩。
    “嗯,是,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。”
    李梦樵才不跟她争,反正她的身体老实得很,下次照样会抱紧他不放的。
    程如风“逛”完了园子回去,男人们已经把房间分配好了。
    程如风有点好奇,但是他们却似乎已经达成了共识,根本不告诉她,只开始讨论明天要做什么。
    程如风虽然会唱那个童谣,但其实真没过过传统年。
    她那个时代,很多传统的习俗早已经变成了只存在于纸面上的记录,白寄岚问她腊八到二十三,中间怎么含糊过去了,她其实也说不清楚。
    而现在几个人之中,白家兄弟和柳凤吟都是从小在修真门派长大,方流云是欲灵宗的凡奴,辰辉是苍梧捡回去的孤儿,就连楚扬,也是小小年纪就上了山,这时一说起来,大家竟然面面相觑,谁也说不出个道道来。
    楚扬道:“要不,我回去要个管事来?”
    “不用。”白寄岚直接就拒绝了。
    就这么些人,他都嫌多,何况再加一个外人?
    最后还是程如风拍板,玩就得了!
    逛街购物喝茶吃饭听书看戏……凡人玩乐的事挨个都来一遍!
    到晚上吃完了饭,大家便各自散去。
    李梦樵端上个用布蒙着的盒子,让程如风抓阄。
    程如风顿时就有种以前看电视皇帝翻牌子的即视感,自己乐个不停。
    “笑什么,赶紧抓。”李梦樵催促,“人家说不定早已经洗得干干净净在那等着了。”
    这么一说就更像了。
    程如风笑得打颤,伸手进盒子里搅了搅,却发现里面竟是一枚枚玉片。
    她不由得抽了口气,“就只是分个房间而已,你们竟然用玉做筹?也太奢侈了吧?”
    李梦樵道:“不但用玉,还设了术法呢。只要你抓出来,拿着另一半在房间里的人就知道了,免得有人作弊。”
    是怕她抽到东屋却去了西屋么?
    程如风有点哭笑不得,“有这个必要么?”
    李梦樵凑过来亲了她一口,“谁让你在这事上毫无原则又受不了诱惑呢?”
    程如风下意识地反驳,“胡说。我才不是。”
    “哦,那是谁在马车上就被人操到腿软,又在秋千上……”
    程如风把手抽出来捂住他的嘴,“你还有脸说?”
    “嗯,是我不要脸勾引你的。”李梦樵坦然承认,“谁知道你走在去房间的路上,有没有人和我一样不要脸的拦下你?但能够春风一度,谁还要什么脸?”
    程如风:……
    这个真是……不好说。
    “总之……抓阄吧。”李梦樵晃了晃手里的盒子。
    程如风再次伸手进去,抓了一枚玉片出来。
    上面刻着“西厢二”。
    她拿在手里的时候,果然就见上面灵光一闪,估摸着那边的人也就知道了。
    “西厢啊。”
    程如风咂了一下嘴,也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西厢记呢。
    李梦樵告诉她怎么走,自己却没有跟去。
    程如风信步慢悠悠过去,见厢房那边已经点了灯。
    微黄的灯光将男人的剪影映在窗户上,朦胧又带着种特别的美感。
    她不由得在猜,到底会是谁?
    --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        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@gmail.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