欲灵天下 - 67 我想离开一阵子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辰辉和方流云其实认真论起来,并不算是师兄弟,毕竟一个是亲传弟子,一个只是外门执事。
    但翠华峰上人员简单,苍梧一般不管事,大师姐又是疯的,打交道最多的也就是他们两个了。相处那么多年,交情自然不一般。
    辰辉经常说看不上方流云假正经,但也没少跟他一起淫乐。配合起来,自有一种默契。
    方流云加入进来,程如风很快就被两人弄得溃不成军,无力地靠在辰辉身上,骨酥筋软,香汗淋漓。
    那幽幽体香也变得格外浓郁,混杂着三人飞溅的体液,满室淫靡的味道。
    就像是最烈的春药。
    辰辉插在她花穴深处的肉棒狠狠一顶,打桩一样往花穴的嫩蕊上干,捣出更多淫水来。
    方流云依然从后面抱着她,插她的菊穴,这样的姿势,他入得不深,但辰辉粗暴的动作每次都隔着那层肉膜刮过他的龟头,已给他带来无尽快感。
    他撩开程如风散乱的长发,贴在她肩窝里迷醉地轻嗅那香气,又向辰辉道:“你慢点,仔细珍珠受不住要晕过去……”
    “她欢喜着呢。真慢下来,倒要恼了。”辰辉说着,勾起程如风的下巴来亲她,“对不对?”
    程如风呻吟着,吐出一小截粉红香舌和辰辉嬉戏。
    密集的快感让她浑身欲火中烧,整个人像是只剩下本能,痴狂地追逐着肉欲极限的顶峰。
    她的确不想辰辉停下,甚至恨不得方流云也能更用力一些。
    “何况,慢一点,其它人就要来了,只怕要操得更狠。”辰辉伸手勾了程如风乳沟中流下的汗,又抹在她舌尖,“一个个跟闻着腥味的猫似的……”
    一直趴在房梁上的山猫:……
    关它什么事?
    虽然的确是闻着味儿来的,但它昨晚就在这里了!
    这些人类太可笑了,明明是自己在做这些没羞没臊的事,倒要说猫。
    山猫简直都想直接给他一爪子,但想想要是打断了他们的事,这香味儿也就没了,才又缩了回去。
    辰辉话没说完,就真的又有人来了。
    白寄岚闭了关,白映山和苍梧出门办事,剩下梦渔樵和楚扬,本来也不是多矜持的人。辰辉进去没出来,方流云又去了,他们哪还坐得住?
    梦渔樵还装模作样端了盆水,假装要侍候程如风洗漱。
    楚扬就是直接跟着进来,还没走到床边,就已经把衣服脱光了,赤条条贴上来。“我也要。”
    少年精壮的躯体,健美而火热。
    程如风下意识就伸过手去。
    楚扬搂住她,把自己早已勃起的肉棒送到她手中。
    辰辉嗤笑,“看,我说什么来着?”
    方流云没再说话,只抓着身下挺翘的雪臀,重重操进去。
    香艳淫乱的热辣群交持续了整个上午。
    结束时程如风满身乱七八糟的靡丽痕迹,躺在那里,软绵绵,麻酥酥,一根手指都不想再动。
    辰辉也一脸餍足,懒洋洋地抱着她,突然道:“我想离开一阵子。”
    “诶?”程如风一愣,“去哪?”
    “还不知道,走走看看吧。”辰辉说。
    程如风撑起身子来正视他,“师兄怎么突然想走?”
    “也不是突然,想了有一阵子了。”辰辉有一下没一下摸着她的背,神色倒是正经,“你在这里安顿下来挺好的,但未必适合我。”
    辰辉在这里,其实是有点憋屈的。
    他又不会炼丹,丹都城高手云集,金丹初期的修为在这里也实在不够看,根本什么也做不了,赏个雪都差点被人赖上。
    但他想要变强,还是得靠双修。
    在这里只能找程如风,还不一定轮得上。
    现在修为已经被小师妹甩下去了,继续呆在这里,差距只会越来越大。
    虽然修真界后来居上的例子比比皆是,但落在自己身上,怎么可能不介意呢?
    明明是自己喂大的小师妹,说不定回头就要恭恭敬敬叫“真君”,情何以堪?
    这些他当然也没说出口,只道:“我和师父商量过了,他也想去找他的剑,正好一起有个照应,顺便也查一查御灵宗的事。”
    程如风沉默了一会。
    辰辉没说的部分,她其实也大致能猜到,当初大家一起来丹都,只是为了陪她来参加考核而已。大家都是修士,原本也不太可能找地方住下来就好像普通凡俗百姓一样生活。
    只是……柳凤吟走了,辰辉又要走,她心里还是有点惆怅。
    辰辉继续道:“还有昨天那慕容小公子……我回来想想,总觉得没那么简单……如果说是因为生面孔挑上我们,但之后也放弃得太容易了。好歹是真坏了一件法宝呢,就那么放我们走了。感觉就好像只是在故意用我做个借口……不管是想做什么吧,我走了,也免得再生事端。”
    程如风皱起眉,“但是……如果他真的另有谋算,你这时候离开,岂不危险?”
    丹都城里好歹有丹师行会维持秩序,出了城,那就真是弱肉强食只看本事了。
    辰辉道:“卓真君近期就要返回万剑山庄,我们可以先和他同行。他之前还算挺欣赏师父,想必不会拒绝。”
    他连这个都想到了,可见说要走的确不是一时兴起。
    程如风抿了抿唇,从他怀里爬起来穿衣,闷声道:“连这个都想好了,看来你们都已经决定好了,只是来通知我一声对吧。”
    她心里是真的不太好受。
    虽然理智上知道他们也不是通常意义上情侣夫妻,她自己也经常说好聚好散,但是真的一句商量都没有,说走就要走……
    她到底算什么呢?
    算了。程如风想,反正她想逃出欲灵宗的时候,也没跟辰辉商量过。就当扯平。
    她伸手叫梦渔樵,“我要泡个澡。”
    梦渔樵看出她情绪不对,看了一眼辰辉,也没说什么,只应声去准备。
    辰辉倒没往深处想,只觉得程如风是为了他要走不高兴,又跟过来从后面搂了她的腰,继续劝道:“别这样。我们也不是要丢下你,只是这样对大家都好。你就在丹都,好好的炼丹,好好的修行,这样挺好的。但是……总不能只一味依靠白真君一个人。碰上冷家那种非要拆散你们的,大家全在这里不是正好一网打尽?而且,连我和师父都一起在这里依附白真君,总会让人看轻你……我四处走一走,若是能有机缘,也算你娘家有人……”
    辰辉难得解释这么多,说得倒好像是为她好。
    程如风勾了勾嘴角,也许在他心里,的确就是为她好。
    男人嘛,就她前世现代社会,男人们还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?打着为你好的旗号,能跟你说一声,都已经自我感动得不行,觉得仁至义尽了。何况是在这个女人低人一等的古代。
    程如风平复了一下情绪,啐了他一口。“呸,动不动就把人按在床上狠操的娘家人,我才不想要。”
    辰辉笑起来,收了收手臂抱紧她,“那没办法,谁让你那么小就落到我手里?再后悔都没用,你一辈子都是要被我操的小师妹。”
    程如风叹了口气。
    没错,谁让她没能投个好胎,偏偏落到了欲灵宗?
    这都是命。
    --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        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@gmail.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