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老祠下 高嗨 完结+番外现代合集 - ·第13章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起女儿红烫的脸问道.

    嗯……亦棉害臊似的应了一声,父亲昂扬的巨物着实让她脸红心跳,偏那男人此刻还故意证明什么似的,挺着下体,把菇头挨在她的脸上磨擦,冠帽前端分泌出来的腥液在脸上留下一道道湿痕.

    乖囡囡,来,含进去.萧屹山光看着这场景便赤红了眼,背德的禁忌感似滔滔欲火,烧得他阳具涨硬无比 

    棒子已然顶在唇间,亦棉握着柱身,吐出滑嫩的舌片,抚舔着紫胀的菇头,不一会儿大菇头已濡满唾液而湿湿亮亮:含进去……棉儿,好好尝尝爹爹的大棒子……萧屹山用手捧着女儿的脑袋,缓缓压向自己的胯下,亦棉张开双唇艰难地含着菇头,抬起脸泪眼朦胧地看着他,却是乖巧地把粗大的棒子往嘴里送.萧屹山既是心疼又是难耐,眼睁睁瞧着那驴样的阳物一分一寸,缓缓没入女儿的小嘴.

    嘶……棉儿,好紧……萧屹山舒服得长叹一口气,滚热滑嫩的嘴儿包裹住棒子的感觉实在太过销魂,那条幼嫩的小舌片还在里面滑动,他几乎不敢再低头去瞧,生怕就这样射出来.

    大菇头将小嘴塞得满满当当,两腮鼓鼓的撑开.亦棉一手轻抚着父亲硕大的囊袋,抬眸看着他绷紧的肌肉与紧抿的嘴角,一手竟是不由自主地伸向酥痒无比的蜜洞,轻轻揉弄.

    (本文独家首发自http://www.roushuwu.net/610675)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这个故事至少要五十来章了(        )

    第十二章归宁(下)【高H】月老祠下(南柯)|7327582

    第十二章归宁(下)【高H】

    萧屹山只沉沦在女儿的小嘴里,不曾觉察到她的动作,大手置于她脑后,往胯下狰狞的棒子上套:棉儿,多含一些……亦棉知道他忍得辛苦,也没有抵抗,尽可能地张开嘴将父亲圆大的菇头往深处塞,然而即便小半个菇头都已勉强塞到绷紧的喉咙口了,还是有剩余一大截粗黑的棒子露在外面.

    啊……乖囡囡,爹爹的乖棉儿……感受着女儿咽喉的软肉不由自主吞咽挤压着菇头的快感,萧屹山已经忍无可忍了,硬是要强行将又粗又硬棒子再抵进去几分.

    呜……亦棉低低唤了一声,父亲的棒子太过粗大,嘴中已然撑满到了极限,不由辛苦地皱起眉头,晶莹的口津从唇角滴落下来,随之而出的是汪汪的眼泪,神情甚教人怜.

    萧屹山心头一烫,立马将阳具抽出,懊恼地抱起女儿轻抚着:对不起棉儿……是爹爹失控了……棉儿在男人怀里摇摇头,缓缓伏下身去,抓住他满是津液的棒子重新含入嘴中,用力吸吮起来.到了这时候,萧屹山也不再矜持,两手撑在浴桶边缘,腰部小幅度一挺一挺地在湿热的小嘴里抽动起来.

    感受到女儿嫩舌的动作变得愈发熟练,舔动的力道也愈来愈大,萧屹山忍耐得绷紧浑身古铜色的肌肉.那娇嫩的舌尖还会随着嘴巴的前后套动,顺势舔逗菇冠下的接缝,每一次吸裹都快让他有精关失守的感觉.

    正在这时,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极轻的脚步声,娇柔的女声带着怯意随之传了进来:将军,奴婢采薇,前来伺候将军沐浴.萧屹山下意识捧着亦棉的脑袋离开胯下,红通怒举的棒子也从女儿的嘴里弹出来,乌紫的菇冠上还黏着一缕津液.

    这名叫采薇的婢女萧屹山记得,是原本他麾下一个百夫长的女儿.那百夫长为朝廷捐躯后,将这个年幼的女儿托付给他,后来是在府里做了丫鬟.到底是壮烈之士的骨血,虽是卑微的小丫头,萧屹山也不曾让她做过什么粗活.

    直到一日他沐浴之时,这大胆的女子闯了进来,说是要服侍他.萧屹山此生最恨这等爬床的婢女,心生厌恶,但到底顾及着她亡父的薄面,冷声呵斥出去后便许久不曾再见到.谁知今日,这大胆的女人又来这一出.

    亦棉自然也听到采薇的声音,如此故作娇弱与媚态,便是她一个女子也听得出是来勾引男人的,何况自己这久旱的父亲呢.不知为何,平白生起一番醋意,小手握住尺寸傲人的棒子对准自己的小嘴,伸出香舌轻扫过菇头顶端,再顺着菇棱一圈一圈地舔弄着,当舌尖儿到达菇头顶端的马眼时,更是故意上下挑弄着.

    一阵阵酥麻的感觉让萧屹山健壮的身子紧紧绷起,可亦棉恍若未觉,小嘴对着菇头上的眼儿猛的一吸,顿时感觉自己的精水都要被女儿这一下给吸出去了.

    萧屹山忙得咬牙屏息,克制即将溢出嘴的低吼,粗声呵道:没有我的准许,谁让你进正院来的,滚!虽说不是在训斥她,亦棉也是吓得一颤.印象中,萧屹山鲜少在她面前发脾气.遂抬着惊魂未定地水眸,怯怯望着男人冷峻的俊脸.

    萧屹山听着门口那人静立片刻,后便也离开了.带着厚茧的手指勾起女儿白嫩的下巴,黑眸光亮而危险:棉儿方才是故意的,嗯 想把爹爹的阳精吸出来 亦棉心虚地错开眼,掩饰着眼底的错乱.她也不知为何自己方才有如此骚媚的举动,嘴上却是不服软的:女儿今日倒是来错了,爹爹若是嫌弃棉儿伺候不好,大可唤那采薇进来.呵呵……男人听了这话低低笑开了,他的小棉儿醋劲儿当真不小,唤她来伺候 棉儿舍得吗 说着,萧屹山还挺动腰际,硬邦邦的圆头暗示地戳着亦棉的嘴儿.

    我有什么不舍的……口是心非的小姑娘拨开那硕物,眼底泛了红.

    萧屹山见此,也不再逗她,将其中原委都说与她听.

    亦棉听完心头震撼不已,父亲如今还不到而立,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,有女子肖想并不稀奇,只是,这许久,他竟从未有过女人 

    爹,你若是忍得辛苦,何不纳一房妾室,或是两个通房的丫鬟……亦棉拧眉看着萧屹山挺健的身躯和大大小小的疤痕,心疼地劝道.

    不说了.棉儿,再替爹爹含含它……萧屹山却似乎并不愿谈及此事,哄着小姑娘将棒子纳入嘴里,再次卖力地吞吐起来.

    萧亦棉嘴里有滋有味地舔唆着,唾液从两边的嘴角流下,她也无暇顾及.舌尖有一下没一下地舔弄菇头顶端,吸走溢出的点点前精.

    女儿这是摆明了想让他射出来啊,萧屹山也实在忍不住了,一个深顶后低吼着:小棉儿,爹爹要射了,把阳精吃下去,多吃些……萧屹山抖动着腰使劲挺了两下,一阵颤栗传遍全身,大股精水喷涌而出.滚热的阳精着实浓稠至极,自女儿出嫁前那次荒唐后就再未泄过,几月积攒的浓黄精华黏稠腥咸,酣畅淋漓地在亦棉嘴里狂喷而出,前几股精水更是直接射进了棉儿胃里.

    硬硕的棒子一抖一抖的在嘴里灌着精水,亦棉猝不及防被灌了一大口,哼哼了两声,就开始顺从的吞咽着嘴里的精水.直到最后那一小股,才抵在棉儿的小舌头上射了个干净:含着它,含着爹爹的精水,棉儿,先别吃.萧屹山呼吸发紧,粗砺的指腹将从女儿嘴角流下的精水尽数刮了回去,喂进她嘴里,与那舌上的一同含着.

    亦棉嘴里是男人热乎新鲜的精水,整个口腔和呼吸间都是他独有的麝香味.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才听男人哑声道:来,张嘴让爹爹瞧瞧.亦棉羞得满脸通红,还是乖乖张开小嘴,让父亲瞧见自己嘴里满满的精水.

    萧屹山哗啦一声坐入浴桶,蜜色的身躯紧紧将自己这勾人的小妖精圈入怀中,俯身要亲她的嘴儿:小骚货,吸得爹爹命都没了.吃了那么多不说,还含着爹爹精水,就这么喜欢吗,嗯 唔……亦棉情急之下,竟是将嘴里的东西一小口一小口咽了下去.待萧屹山贴上自己的唇瓣时,嘴里的阳精已全部喝下.男人半分不嫌弃自己的味道,勾了女儿的小香舌好一番吮搅.

    (本文独家首发自http://www.roushuwu.net/610675)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等写完这边,就要快进让女主长大了(^ω^)

    关于傅守政那边,一时的恶趣味加上肉之后的确很容易引起反感,回去修文就算了,王氏这边做一些处理,不让她那么吃亏吧.至于配角戏份多……其实我目前竟然并没有把萧亦棉当配角写_(:з)∠)_这个故事篇幅会比较长,细小的地方会根据大家的喜好修改,感谢各位文末的建议~第十三章合意(上)【H】月老祠下(南柯)|7328771

    第十三章合意(上)【H】

    萧屹山掬了一汪水浇淋在那对惹人疼的莹白奶儿上,怀中的女子鼻翼轻耸,背靠着父亲的胸膛,任由他在自己身上抚弄.曾经闺阁中尚牵衣附体的姑娘如今已变成孕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        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@gmail.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