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老祠下 高嗨 完结+番外现代合集 - ·第26章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乎的小蜜洞来.

    依依,你放心,今日我萧廷岳既已碰了你的身子,自会对你负责.明日我便让家父再去你府上提亲,待你及笄,便娶你过门.萧廷岳将她的亵裤攥在手里,忽而抱紧她沉声说着,字字句句皆是笃定而认真.

    柔依闻言竟也忘了挣扎,他,他方才说,要娶她 

    说完,萧廷岳就伸手去摸柔依的蜜洞,脑海中回荡的尽是在军营中几个汉子凑在一起说的粗话,什么有些骚娘们就是沾不得男人,一沾男人蜜洞就有水儿流个不停,想让男人的物件进去捅一捅,诸如此类.

    粗糙的指腹碰触到了一条软缝儿,果不其然摸了一手湿黏.莫非他的娇人儿就是他们口中沾不得男人的骚娘……不对,他的小依儿怎会是骚娘们,定是他们信口胡诌的!

    萧廷岳一面想着这些半真半假的荤话,粗砺的指端却也不闲着,无师自通地在两片花瓣间磨弄按压,直把小姑娘撩拨得娇呼连连,蜜洞缝中透亮馨香的水儿更是止也止不住地流出来,男人一只大掌都已湿透.

    依依,你流了好多水……男人低声喟叹着,悄悄托着她的肉臀儿,对准自己高耸的胯间,缓缓放下,那小肉缝就对准了粗硕的棒子,隔着一条黑色的亵裤开始顶撞起来.

    萧,萧将军……柔依喘着气,两手撑在萧廷岳肩头,硬撑起一份气力看向他深邃的黑眸,我还有话问你……那粗壮的菇头此刻已经裹着棉布,借着彼此滑腻的蜜液挤进去了一小截,紧致的蜜洞会呼吸似的吮着入侵的异物.

    萧廷岳满头是汗,硬憋着难耐的欲火,咬牙道:什么话,你说.你……尚未开言,柔依便滑下两道泪来,红着眼睛咬住男人坚硬的肩头,你往后可会娶平妻,可会纳妾 萧廷岳皱眉,一滴热汗溅落在柔依绯红的脸蛋上,他抬起小姑娘的下巴,指腹摩挲着润泽的唇瓣:依依,我萧家世代从未有此先例,即便是我父亲,他也是丧妻再娶.而我,此生便只认定了你一个女子.柔依听完便合上眼,软软附在他肩头不再言语.这话几分真几分假她的确不知,至少眼前他定是这般想的,那便信他.

    萧廷岳见状,便知她是允了自己了.遂托着软乎乎的肉臀儿继续颠弄起来,不过也不敢太过火,只就着那蜜洞口磨蹭.

    不过片刻,小依儿就喘着气,两条细腿儿软瘫着颤抖起来,小脸更是绯红娇艳,小蜜洞湿漉漉地抽搐起来,被撑开男人粗大的冠帽撑开的小花瓣也微微打颤,嘴里娇吟出声:啊……萧将军,依儿要……呜……初尝情事的小丫头被磨上了高潮,只以为自己要尿了,可又羞于说出口,急忙抱住男人的脖子娇声哭了出来:快停下,不行的……萧廷岳自然知道小美人儿要到了,不仅不停,反而用巨菇对准了蜜口一个重重的顶捣,立马有一大股热热的春水兜头浇淋而下,好生快慰.

    而后,柔依便羞愤地埋进男人宽阔的胸膛,血红着脸用软绵绵的香拳打他,抽抽搭搭啜泣着:都怨你,呜呜……都怨你……这点力道真是瘙痒也不够,萧廷岳无奈地一手捉住小姑娘两只柔夷,低声安抚:依儿,你这是被廷岳哥哥磨得太舒服了,流出来的春水儿,不是尿了……柔依却是不信的,依旧不肯抬头.

    那你瞧瞧我的 它也跟依依的蜜洞一样,舒服了,便流水了.说着,认命地把小臀儿从自己的棒子上挪开,看着裹着阳具的布料湿得可以拧出水来,暗叹真是个水娃娃.指尖微动,解开了亵裤的裤绳,本想让小姑娘见识个彻底,可又怕吓到她,因而只掏出了那赤黑滚圆的冠帽,指着马眼上溢出的液体:你看,我也和依依一样流水儿了.柔依出于好奇,羞答答地瞥了一眼,便臊红了脸蛋撇过头去.这是什么东西,圆头圆脑的不说,还那么粗大骇人.

    萧廷岳低低一笑,便自己圈住柱身套弄起来.他虽还未发泄,却也不敢再磨,布料对于细皮嫩肉的娇娃而言到底是粗糙了,磨久了怕把她腿间稚嫩的花瓣磨破了皮.眼下两人名分未定,更不能要了她的身子,只得自己解决.

    听见布料摩擦的动静,柔依正要低头去瞧他正在做什么,却被萧廷岳捂住了眼睛,只听他粗哑着声说:依依,等你我成亲后再给你看,乖……男人便这样痴迷地盯着柔依恬静娇美的小脸,手里握着自己青筋环绕的大棒子上下快速撸动,坚毅的俊脸上满是情欲.

    良久,才一手抱紧了怀里的娇人儿,一手握紧自己粗黑的性器,猛地仰头闭上眼睛,想象着此刻他的阳具正被柔依稚嫩的小蜜洞紧裹着,低吼着射出一道道浓稠乳白的精水.

    (3vv‘nyUZh aiwU’C 0m/633612)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昨晚收到群里一读者的截图,是关于这文的评论.老柯看完才发现你们在文下的评论真的很客气很给我面子哈哈哈.稍微再作一下说明吧.

    主要问题当然就出在两个地方,配角的设定和戏份的分配.

    关于平妻,是建立在亦棉这条父女线上的,傅守政说白了只是父女俩中间的配角.其实傅守政属于很传统的文官,心肠软,一方面不敢违背皇命,一方面又怕委屈发妻和亦棉,他就是这样努力在两个女人之间想寻找一个两全的方法,虽然结果肯定是两边都不讨好.可也的确像读者说的,傅渣一边对发妻深情,一边还是沉溺年轻的肉体,最后受伤害的也只有王氏一个人了.甚至也有读者建议,反正是肉文,干脆一张床3p吧,那还好受一点.

    看过老柯《寻妻》的读者应该都知道,我写肉还是一直有个度的,一男两女滚床单实在想象不出来.所以王氏这个人物上肯定还要再做一些处理,她现在对傅守政的态度已经有了改变,接下来需要有一个契机,如你们所说,给她设计个第二春.至于说看了配角就想弃文,那真的是很遗憾不对你们胃口了,抱歉~戏份上,因为父女俩要写肉,傅守政这边也要有,上肉又不得不需要一些剧情来做铺垫,所以对于想看主角的读者来说,这个故事前面部分看起来非常慢热又冗余.

    其实前面二十多章真也没有水的部分,不过毕竟主角还是萧廷岳和傅柔依,不管接下来是还想多看配角也好,想看主角也好,八成的剧情都是要留给主角的.

    总而言之,老柯写得不好,大家看文图个乐子,我码字也一样,最好就是作者读者都高兴呗.如果看不高兴了,就换个作者,写不顺手了就换个设定(^ω^)感谢各位的支持和建议,感谢推荐本文的小旁友,爱你们~第二十八章妥协【H】月老祠下(南柯)|7348697

    第二十八章妥协【H】

    萧廷岳脱了亵裤草草给自己擦了擦,再看看腿上的小姑娘,几近赤裸地贴着他,细嫩的白乳滚圆挺翘,还有自己印上的红痕,再往下走更是看不得了.萧廷岳只觉又是一阵燥热,腹下那物又开始抬头,忙提上了柔依的亵裤,又替她拢好衣裳.

    此刻情欲尽褪,看着自己仍跨坐在男人身上,再回想起之前的种种,清清白白的女儿家让他吃了奶儿不说,连自己都极少碰触的羞花也被摸了个透,实在是羞得无地自容,一急便泪盈眼眶了.

    萧廷岳爱怜的亲了亲柔依的眼睛,既是感慨又是无奈地打趣道:我的小依儿还真是个水做的娇娃娃,上面也流,下面也流,平白让我心疼.说着,略显粗糙的指腹拭去她挂在脸上的泪珠,哑声自省:今日原是我不对,你是好的……等会儿回屋尽早换了这亵裤,否则怕是会着凉,嗯 柔依点了点脑袋,高挺的鼻梁秀丽精致,两侧的鼻翼透着粉意,泪眼朦胧地贴在男人起伏着的宽厚胸膛上.

    乖,时候不早了,你爹娘怕是要担心,我先送你回去.萧廷岳解下了身上的大麾,将怀里的娇人儿裹得严严实实,而后才捧着她玉白的俏脸,道,依依,你我现在尚无名分,同乘一辆马车让旁人瞧见终归不好.我就在外面驾车,有事唤一声就好.明日,明日我就随父亲前来提亲.柔依面上一烫,乖巧地颔首,男人爱极了她这副羞赧的小模样,最后低头舔吮了口她润泽的唇瓣,将她放在位上,才俯身钻出了马车.

    萧穆这会儿正瑟缩地蹲在不远处的墙角,正月里的夜温,便是他行武出身的底子也受不住啊.

    总算见了马车那儿有了动静,他家将军没穿大麾就出来了.连忙几个垫步迎上前去,作势就要解自己身上的外袍.

    不必了.萧廷岳握住了缰绳,冷峻的眉峰难得有几分温和,待萧穆也坐上来,才催着马儿一路稳稳行进.

    坐在马车里头的柔依听着外面男人低沉的催马声,觉察不到半分颠簸,周身被他贴身的大麾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        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@gmail.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