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老祠下 高嗨 完结+番外现代合集 - ·第139章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冷吗。”钟执把她轻轻放在床上,“安心吧,我不会赶你走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也在旋明身边躺下,旋明像婴儿一般微微蜷着腿背对着钟执,好不容易安下心准备沉沉睡去时,钟执突然环住她的腰收紧靠拢,凑近她的耳边沉声道:“先别睡,白天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,好玩吗?”

    黑暗中旋明猛地睁开睡意朦胧的眼,瞬间清醒,他温热的气息拂过敏感的后颈和耳垂,看不清身后钟执的表情,让她难得的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“你还怕吗?”钟执的话依稀残留着雨夜潮湿的气息,粘稠不明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旋明真的以为钟执在问她是不是怕黑,于是天真又耿直地开口:“不怕。”

    然后就感到后颈一凉,遮挡的头发被撩开,温软的唇覆上了细腻光滑的肌肤,亲昵地辗转啃咬。钟执的手卷蹭着她的睡衣,沿着玲珑的身体曲线向上,从别致的腰窝缓慢地游弋至弹性十足的胸脯,然后重重地握住。一股强烈的酥麻感瞬间从四肢百骸窜过,全身像是要融化在他火热的怀里,那一瞬间仿佛连舒爽的呻吟都来不及逸出就被遏制在喉头,呼吸也被掠夺。

    这时她才意识到,钟执是在问她,还怕不怕疼。

    屋外风雨飘摇,雨滴宛如血珠,黑暗之中,谁才是那只真正的野兽?

    第二十五章野兽(H)旋覆花之夜(父女/禁忌)(花灯京鹿)|PO18脸红心跳

    roushuwu.net: 650639/articles/7481679

    m;N k'70:c ,om

    第二十五章野兽(H)

    钟执的手指捏着她的乳尖,轻微的疼痛糅杂着酥痒,仿佛从脚掌涌入,再在全身弥漫开。

    “爸?”旋明不适应地急急翻身,却又瞬间被钟执不容抗拒的气息禁锢。

    不同于以往的克制而又小心翼翼,他束紧了她单薄的身躯,有些狠厉地低头咬上她冰凉的唇瓣,汲取着那甘甜清香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好玩吗?”钟执的声音环绕着几分调笑般的报复和恶意,温和透明又蛊惑人心,“继续,爸爸陪你啊。”

    他仿佛身处混沌的黑暗中心,周身缭绕着迷蒙腐朽的雾气。

    旋明看不清他的表情,只觉得这样的钟执有些反常,冷静与火热在他身上交织成奇异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的全身开始兴奋又害怕地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顺应着他霸道深入的吻,旋明攀上钟执的肩,与他的舌湿湿地勾缠着,鼻息炽热亲昵地拂在彼此的脸上。钟执毫不掩饰的侵略,像是企图撕碎自己身上的镣铐,再把她的气息一丝一毫全部掠夺。

    他的手伸入旋明的睡衣里面,把玩着她娇嫩细滑的乳肉,捏揉放开,修长的手指舒张并拢,一下一下刮蹭着雪白双乳上那红润的花蕾,直到柔软的乳尖开始变得坚硬挺立,然后哗啦一声解开她的睡衣。

    胸前突然一凉,饱满诱人的双乳瞬间暴露在钟执的面前,她不由自主地战栗了一下,弹性十足的乳房也跟着晃动,像是绽放的纯洁神圣的玉兰花。

    “哎呀你干嘛……”她又嗔又怒,窘迫的脸因为羞涩有些发烫,声音也沾染上了一层娇媚。

    她不满地抬眼,不小心撞入钟执那幽深的双瞳,黑暗中似乎带了浅浅的笑意。

    他突然放缓,搂紧旋明,凑近她的颈窝和耳垂,然后埋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像是在酝酿着久违的欲望。少女的馨香可口的味道充斥着他的鼻腔,他舔了一下旋明温和的细颈,环绕着几分情动的溺宠缓缓开口:“你说……我要干嘛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像是流进她的血液,致命,燃烧。旋明舒爽地嘤咛了一下,下身湿润的蜜洞有些瘙痒难耐了。

    钟执的指尖擦过她的小腹,用与温和语气丝毫不相配的暴虐,拽下了她的内裤,然后大手摩擦着旋明的大腿内侧,再掰开她的白花花的腿。

    他的指尖抵在花洞入口时,旋明的大脑突然紧张得一片空白,身子一僵,昨夜的剧烈疼痛还印刻在身体中。

    “爸爸……”她轻咬唇,眼中盈了一汪水,似乎在可怜地乞求。

    钟执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,眸中是意味不明的笑意,没有理会她的不适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剥开花唇寻找着敏感的花核,然后一边抬头观察旋明的反应,一边用带着细茧的指腹轻揉慢捻她的小核。在他的挑弄下,旋明僵硬的姿态慢慢舒张开,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开始兴奋地欢愉着,从敏感的花芯涌出一股一股酥麻空虚的热流,渗出黏湿的爱液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旋明情不自禁地嘤咛了一下,扭动着腰肢调整姿势想要把腿张得更开,这样难以抵挡的媚态让钟执的眸色又深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旋旋,你湿了。”他声调微微抬高,像是彻底宣布了她的放荡,然后手指猛地插入更加紧致火热的甬道里,快速抽动搅弄,再带出晶莹的爱液。

    “啊呃……嗯……爸爸!”旋明急促地轻喘着,抓挠着床单,从下身传来的尖锐又凌厉的快感瞬间淹没她的理智,争先恐后地冲击着她的大脑。

    像是欲擒故纵般,钟执又放缓了手指抽动的速度,摩挲感受着肉壁的褶皱。花洞收缩吸附着他手指,又如溪水一般不断流出潺潺的液体,浸湿了他的手掌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嗯……爸爸……”旋明脑中是混混沌沌的一片,声音黏黏糊糊从喉咙里溢出来。她情不自禁地向上挺着胸脯娇吟出声。

    难耐的快感让她主动勾紧钟执的脖子胡乱地吻着他,望向钟执时,水润的眼眸里是露骨的渴望。

    钟执低笑一声:“旋旋,翻身。”

    待旋明背对着他,他折起她瘫软的腿支撑着她,然后掰开她娇柔的臀瓣,就像掰开鲜嫩多汁的橘子一样,扶着滚烫挺立的分身对准湿润的花芯,从她身后狠狠地插入,毫无阻拦。

    软肉突然被硬物撑开,分身上的沟壑摩擦着花洞内湿滑的内壁,硬与软的交融触碰,都给两人带来极致的快感。粗长的棒身有些违规地在少女的小洞内横冲直撞,次次根根没入,直顶花洞深处。

    “爸爸!深……太深了……”旋明几乎是呜咽着哀求,从尾椎处窜上的醉人快意,却让她疯狂地撅着臀部扭动。血液被他唤醒点燃,满足的饱胀感让她想要迎合他的肆虐,叫嚣着更销魂深入的交合,灵魂放纵地笑出声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,就是这样,这才是她期待的钟执。

    嫩肉将他的分身吸得发麻,钟执低低喘息,抬起那只沾满她爱液的手,从她身后捂住了她的嘴,又扣住小巧的下巴上仰,然后覆上她的娇躯咬着她的耳朵轻语,一声一声都是颓唐的温柔和残忍:“来,你不是很想吃吗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又是让她下体一阵剧烈的收缩和酥麻,钟执仍旧不停地挺腰律动,粗长紫红的棒身有些狠厉地挤开蠕动的肉壁,此时此刻他不想再那么隐忍了,只想沉沦在她体内,与她难分难舍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嗯……”被捂住嘴的旋明呼吸有些困难,娇吟细软又绵长,迷离恍惚间,她缓缓伸出粉舌,舔舐着他温厚的掌心,沿着着他手心的纹路,十分听话地将她的津液悉数卷进小嘴里。

    咸咸的。

    她咂咂嘴,发出餍足的水声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钟执握紧旋明的腰肢突然加快抽动的速度,像是要捅破她的身体,每一次都带出晶亮淫靡的液体,顺着她的股间流下。

    他才是那只野兽,任性释放雄性动物原始的天性与欲望,将獠牙嵌进猎物的肉体,征服、撕咬、吞咽。

    而她不过一只被驯服的猫,连喵一声都是为了引他注意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爸爸………啊啊!”看似毫无章法的插弄却又一次次顶撞着她的敏感点,旋明一遍一遍地唤着钟执,像是拼命寻找着什么。节节攀升的情欲让两人几乎同时达到了高潮,白浊的液体喷射在安全套内,像是瞬间隔断了旖旎的情欲。

    之后两人又做了两次,不安分的欲望在熊熊燃烧,两个无处安放的灵魂在黑夜里抱着彼此互相取暖。

    每次做爱钟执都喜欢从身后捂住她的嘴,看着湿漉漉的她在窒息和畅快呼吸中频繁切换,像被搁在沙滩上的一条鱼,抓住浪潮涌上的间隙才能深深吸一口气,然后潮水退去,又是长时间的枯涸。

    昏暗的房间里,没有水也没有鱼,他是她唯一的施舍与救赎。

    第二十六章短发旋覆花之夜(父女/禁忌)(花灯京鹿)|PO18脸红心跳

    roushuwu.net: 650639/articles/74847

    m;N k'70:c ,om

    第二十六章短发

    钟执早上本想安安静静地起床,没想到旋明仍旧被窸窣声弄醒了,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下意识地伸手拉住了正在穿衣服的钟执的衣角:“爸爸你等会我。”

    钟执一愣,转头问:“现在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        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@gmail.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