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老祠下 高嗨 完结+番外现代合集 - ·第246章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的血管。

    “其他地方也要。”林惜惜伸手抓他的衣领撒娇,手腕上这么一点儿热量根本不够!

    严睦把她摁倒,阵地从手转移到了脖子。惜惜披发最好看,可是他喜欢她梳起马尾时脖子的曲线,天气暖和的时候,还能看到敞开的衣领下的锁骨。

    “班长大人,你明明说是叫我来讨论作业,结果连一张纸都没见到。”他轻柔地吻她的脖子,因为担心留下印记,不敢只在一个地方流连,亲一会儿咬一下……

    “好香。”她浑身都是好闻的洗衣粉的味道。

    这男人今天怎么了,把她当成人形棒棒糖了吗?怎么舔个没完?

    “我们不做题。”林惜惜身体拱起,双腿缠上他的劲腰,“今天是生物实验。”

    严睦将拉链拉开,发现了除校服外的第二重惊喜,白皙饱满的巨乳只有一层又薄又透的蕾丝遮掩,顶端的红果在冷空气中微微颤抖。这款式是他上个月送她的,还搭配一条开档内裤……他脱下裤子,果然,白色的,既清纯又淫荡。

    “骚货,校服里竟然穿成这样,你说,如果被老师和同学知道你这么淫荡,会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林惜惜被他的话一步一步地诱导,好像真的回到了十五岁,越听越羞耻,“我……我不知道,你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口将奶噙在嘴里,舌头打卷,隔着蕾丝刺激着她娇嫩的乳头,

    “严睦,你别舔了,我好冷。”她不是故意勾引他,而是真的冷,自己就穿这一件薄薄的校服外套,被他这么一打开,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严睦起身把角落里的穿衣镜摆到床边,看了眼床头的闹钟,问她:“爷爷奶奶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“大概四点多吧?”

    “现在是下午三点半,那我们速战速决。”

    他将惜惜贴在自己身上:“这样有没有暖和一点?”

    “嗯,还要热热的棒子~”

    林惜惜曾经有多乖,现在就有多骚!

    “欠肏!”他将林惜惜翻过身,狠狠地后入插进她的蜜穴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好热,好舒服!”家里没人,林惜惜放肆地浪叫。

    “班长,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有贱,嗯?我就让你自己看看你的小B到底有多骚!”

    严睦将趴在床上的惜惜拎起,让她背靠自己坐在腿上摇摆,林惜惜一睁眼就看见镜子中两人正淫荡地交合。

    他故意的!

    他故意用这个姿势肏她,让她亲眼看见他粗大的性器是如何进出她的体内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吗?你的骚B把我吸得那么紧,水还那么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不要看!”林惜惜摇着头拒绝,却被他强硬地转过脖子。

    “什么不要?不是你说要进行生物实验吗?那我就好好教你,你身上这些部位……”严睦用力地掐着她的胸部,“这是乳头……这是花蕊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色魔,他还真把自己当生物老师啦!

    “你,你不要这样……”林惜惜的双手撑在严睦的腿上,就这么盯着镜中的自己,又羞耻又刺激!

    她今天真是疯了,才会穿成这样勾引他。不止今天,她每一次都被他牵着走,让性欲战胜理智。

    “班长,你被我肏得爽不爽?”

    “爽!你再快一点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她再一次地喷了潮,昨天刚洗过的床单又要再洗一次。

    交心龙舌兰(奶油肉桂)|PO18脸红心跳

    roushuwu.net: 664205/articles/7622373

    N k'7 0点 :c ,o;m

    交心龙舌兰(奶油肉桂)|PO18脸红心跳交心

    许晨和冯菲的婚礼定在春节,正月初四。

    婚礼当天一大早,林惜惜就驱车赶往冯菲的小区,匆匆换上之前选定的礼服,与其他几位伴娘聚在一起准备接亲时刁难新郎的道道难关。高跟鞋还没藏好,门外就嚷嚷着“新郎来了”,她们便一窝蜂地堵在门上阻拦,只留下不太会整人的林惜惜陪在冯菲身边。

    解决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金钱,许晨一声令下,伴郎们就往门缝里源源不断地塞红包,她们也见好就收,达到一定数量后就开门让他们进屋迎接最后的考验。

    以严睦为首的伴郎团“破门而入”,个个西装革履,玉树临风,手上还拿着一叠红包分发给在场的伴娘们,求她们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宽肩窄腰的严睦还真适合这样正式严肃的打扮,绅士又沉稳,浑身散发着禁欲的气质。从裤腰到小腿,绷得紧紧的,没有一丝褶痕。

    林惜惜觉得自己真是个不合格的伴娘,在看到严睦这身打扮时魂儿就飞了,眼睛粘在他身上愣了好一会儿,差点想不起自己要出的谜题。

    他这张文质彬彬的脸太容易骗人,谁能想到正经的外表下藏着一个色魔的内心,走到林惜惜面前时还用红包轻佻地刮了一下她的鼻尖。

    许晨这只活宝的朋友都是会玩的人精,无论是唱歌跳舞,还是体力活和绕口令,都难不倒他们。因为担心早高峰堵车,大家也没怎么为难他们,有说有笑地闹腾了一阵就让他们顺利地接走了新娘子。时间紧迫,新人们坐着婚车先行一步,其余的人收拾完毕也要前往新房,一切都进行得匆匆忙忙。

    人就近在眼前,却说不上几句话,比身处异地还要折磨人。

    临走前林惜惜特意挤到严睦身边,趴在他耳边说悄悄话:“你穿西装好性感。”说完就提着大包小包一溜烟儿似的跑远了。

    撩完就跑,真刺激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婚礼会场花团锦簇,喜气洋洋,大屏幕开始循环播放新人们的婚纱照和上午接亲的片段。

    林惜惜不是主伴娘,基本不需要做什么事,婚礼这一天她的主要任务就是拎包、充场面和拿红包。她抱着冯菲的中式礼服静静地站在台下,听他们这个从初恋到结婚的动人故事。他们的故事她略知一二,许晨初一时就对冯菲一见钟情,从此便对她死缠烂打……嗯,说好听点叫百折不挠,为了她努力考上同一所高中,追随她进入B市的大学,一切情节都像言情小说,可这就是现实生活里上演的真实故事。

    在千万人里,他们从第一眼相遇就走到婚姻,何其幸运。

    严睦在台上大爆许晨追求冯菲时的糗事,说得眉飞色舞,现场观众听得哈哈大笑。许晨的笑话估计三天三夜也说不完,严睦才说了几段故事就被许晨架着一起敬酒,顺便帮他挡掉难缠的宾客。

    宴席结束后,许晨根本不给他们闹洞房的机会,把亲朋好友都赶回家去,自己和冯菲享受二人甜蜜的新婚之夜。

    时间太晚,加上又喝了酒,许晨开了间房给他俩住。等惜惜忙完回到酒店房间,发现严睦竟然还穿着那身西装,又惊又喜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没换衣服就回来了?外面只有一件外套不冷吗?”

    严睦把她圈在怀里:“我特意不脱穿给你看的。老实交代,今天偷拍了我多少照片?”

    婚礼全程有摄影师跟拍两位新人,她则全程偷拍严睦。一见到穿着西装的严睦,她就想扯掉他的领带,再帮他把衬衫扣子一颗一颗地解开……

    林惜惜没有给他看自己拍摄的照片,而是重新拿起手机拍照,“你可以不可以摆出扯领带的样子,再让我照一张?”

    严睦歪嘴坏笑,说道:“脱光了给你照都行!”

    “别!你别动,剩下的我来帮你脱。”林惜惜拍完想要的画面就动手解扣子。

    她对他起了色心,他又何尝不是如此?

    她懒洋洋地骑在他的腿上,勾着他,手指伸进衬衫扣子中间的缝隙,用指尖轻轻抠着他的胸口,就这么慢悠悠地一颗一颗解开纽扣,不给他一个痛快。

    更可气的是,她脱完衣服就要拍拍屁股起身走人,“好了,今天就到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严睦把她拽回床上,大手向她下身探去,不爽地哼一声:“你都发大水了,不做到最后怎么满足你?”

    林惜惜也不用力推他,笑道:“你今天喝了这么多酒,还硬得起来吗?”

    她不说还好,被女人这么一嘲笑严睦就想要逞能:“谁说不行,你给我点时间!”

    “好啦,别弄了。就算硬了也是秒射,还是好好休息吧。如果睡不着,那就陪我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第一次躺在床上没有做爱,换好睡衣盖上被子纯聊天。

    “他们两个人也太幸运了。你说,能有一个人从少年时代就陪在自己身边,不离不弃,直至走向婚姻,这是多不容易的事。”林惜惜枕着他的手臂,两只眼睛跟小鹿一样亮晶晶的。

    “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啊,我可都记着呢,你说许晨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谁想得到他们两个真的能成啊,再说菲菲和许晨确实是美女与野兽嘛!我记得盖老师还特意开了一次班会课说他们早恋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我想起来了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        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@gmail.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