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老祠下 高嗨 完结+番外现代合集 - ·第648章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第六十五章蜜意(公媳&香凝)【H】

    第二日一大早,许兰便起身替公爹收拾行囊,陈得生刚睁眼瞧见的就是这副场景,心中虽有万分不舍,也不得不暂且割舍,只难耐地搂着儿媳亲了又亲,歉疚道:“兰儿,爹得空便回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许兰靠在他赤裸贲张的胸膛间,乖顺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此刻陈得生身上只着一条亵裤,温香软玉在怀,大清早的难免有些躁动,那物什挑起好大一个鼓包,坚硬地抵着儿媳的小腹。

    许兰羞答答地垂下了眸子,小手隔着亵裤握住公爹的阳具,只觉心中洋溢着说不出的暖意,他们此刻就与那难舍难分的小夫妻有个分别:“爹,你就放心去吧,我能照顾好自己,等……等日后我给你生了娃,家里便有伴儿了。”

    听见这话,陈得生一阵气喘,攥在儿媳手里的肉棒高高昂了昂脑袋,心疼又爱怜地低头又吮住那张小嘴儿:“是爹不好,不能日日陪着你,放心,爹往后回来便多喂你几回,会让你生的,嗯?”

    许兰也知道自己为何老惦记着这事,可她就是爱恋这个坚毅雄壮的男人,哪怕他年长自己许多,又是自己的老公爹,她就是想给他生娃:“那你在镇上可得日日记着,我在家中等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陈得生连忙答道,但很快品出另一层意思,“兰儿放心,爹的子孙浆都是你的,只攒着喂给兰儿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爹~”小女人听到想听的话,却是羞得不行了,埋在公爹胸口不敢抬起脑袋。

    小儿媳羞答答的模样当真是娇媚惹人,若不是怕时辰晚了,他定是要好好再在她小屄里喂一次精的:“羞什么,嗯?爹说的不对吗,爹浑身上下哪一处不是兰儿的?”

    许兰见他越说越没边儿了,娇嗔一声松开了手里的硕物,拿过衣物伺候他起身。

    陈得生也没拒绝,张开双臂让儿媳妇替自己穿上衣裳,又坐在床边,等着她把外裤给自己套上。

    待外裤提至大腿根处,那涨硬的命根子还没偃旗息鼓呢,许兰没好气地拨了拨它:“还不软下去,裤子都穿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陈得生见她半蹲着身子在自己胯间手足无措的样子,忍不住笑出声来:“它这是想在你的小子宫里灌精,让你生娃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这人非但不帮她,还解开了亵裤的裤绳,粗黑怒举的大肉棒擎着油光发亮的龟头,吧嗒一声打在儿媳下巴上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许兰吓了一跳,待闻到一股子腥臊味儿,顿时小脸火烫,“做什么呀,都什么时候了还诨闹。”

    陈得生低头瞧着儿媳红润如桃瓣的俏脸,忍不住便将硕长的肉棒横亘了上去,巴掌大的脸蛋,很快便让黝黑粗壮的性器遮去半边,青筋虬结的柱身在那滑嫩的脸蛋上蹭了蹭,最后用咸湿的龟头抵住那张小嘴:“兰儿,喜欢爹的大肉棒吗?”

    猩紫的大龟头冒着淫露,满是公爹浓郁的男人味,她自然是爱到了心里,当下捧着它点点头,小声道:“喜欢的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探出湿软的舌头,将那滚圆硕大的龟冠舔了一圈,再抿住马眼轻轻一吸,把咸腥的前精都纳入口中。

    “好了,爹,时候不早了,快穿上吧。”想让公爹射一回不知要多久,再胡闹下去可就要误事了。

    陈得生正在兴头上,咬着牙用坚硬的龟冠在儿媳的唇瓣上顶了又顶,哑声道:“下回回来,可要好好舔舔它,爹要在你嘴里把精射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都依你都依你。”许兰赧然失笑,替他把亵裤穿好。

    陈得生不大情愿地系着裤绳,想着自己下回不止要在她嘴里射精,还要射在她脸上,这张脸蛋糊满他的浓精,该有多诱人啊:“兰儿,要不爹明日再走吧?”

    好容易将外裤穿好,那人却握住自己的手来了这么一句,许兰没好气地拍开他的大手:“怎么还跟孩子似的,别说胡话了。”

    儿媳都这么说了,他还能如何,只得悻悻作罢。

    这边许兰刚送公爹出门,隔壁的院子也有了动静,张清背着书袋,也要往镇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娘子,今日可也要好好招待长树哥。”

    临行前,张清不太放心地又嘱咐一句。

    香凝错开眼匆匆一点头,道:“知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张清这才满意一笑,迈开步子朝村外走,只是走了不过一两里地,就四下看了看来人,往一处废弃的老屋里头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转眼到了晌午,香凝做好了饭,正待往自家地里去唤张长树用饭,但一只脚刚迈出门,又折了回来。

    在灶房忙活许久,难免染上些油烟气味,换下外衫,又对着铜镜扶了扶发丝,这才最后看了眼床上乖巧的桃姐儿,脚步微快地出了门。

    张清在那老屋里躲了两个多时辰,看书又觉心浮气躁,总算盼到晌午,又不得不饥肠辘辘地躲躲藏藏,来到自家水田出,将自己隐在一颗粗壮的大树后边,那儿能清晰地瞧见他的好堂哥,正甩开膀子,抡着锄头卖力干活呢。

    不出片刻,便瞧见蜿蜒的小路尽头走个鹅黄衣裳的小妇人,张清顿时便心跳如擂鼓起来,一瞬不瞬地盯着来人。

    不对,那女子是他家娘子不错,可怎么就一个上午便换衣裳了呢?这身鹅黄襦裙是他前月刚替她买的,那日便知她欢喜得紧,还一直没舍得穿,怎么今日就换上了呢?还背着他换上。

    修长白皙的指头紧紧攥着粗糙的树干,张清抿着唇看着那愈走愈近的小女人。

    很快,地里的汉子也见到了来人,不必催促就主动上了田埂,站在了香凝面前:“弟,弟妹……”

    虽说是春季,晌午出太阳还是晒得慌,张清瞧见他的娘子从怀里摸出一块帕子,竟在给张长树擦额间的汗珠子:“长树哥,累坏了吧?”

    若说不妒忌那定是假的,他是想让张长树将香凝给肏了,可没想他俩给寻常夫妇那般亲密,这是他的娘子,怎可给旁的男人擦汗,还这般温声细语地对他说话?

    张长树生得高大,香凝要给他擦汗不得不踮起脚尖抬起手臂,这样一来,那鹅黄的襦裙便随之提起,衬得她奶子鼓鼓的,臀儿翘翘的,把身后撑出一个饱满的圆儿来,至于那软腰,侧面看去自是盈盈一握。

    张长树怔怔看着小女人认真替他擦汗的模样,都忘记两人这是在外头了,就这么低着头让她擦拭着。

    “好了,长树哥,咱们吃饭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。”

    男人如梦初醒,别扭地不敢看她。

    自从和这年少貌美的弟妹近了身,那些年堆积的男子欲望便开始剧烈翻腾,感觉又回到了二十来岁的时候,每日里都想把硬邦邦的那处埋进女人穴儿里。

    这不,只是替他擦个汗,下身就已经绷得硬硬的了,把外裤撑起了个帐篷。

    张清躲在树后俊脸微微扭曲,心里暗骂这对奸夫淫妇,可一边又激动不已。

   3w 点tC5 555 5点 c 0-m———

    写这种剧情好激动啊,变态张清真是个活宝(///ω///)今晚还要一章哦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        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@gmail.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